這是一名即將去養老院的老人寫的,值得很多人深思!

By 海伦 -

我要去養老院了!

非不得已,我是不會去養老院的。

但是當生活開始不再能完全自理,而兒女又工作忙碌還要照顧孫子,無暇顧及我時,這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出路。

我要准備搬家了,搬到養老院去!

養老院條件不錯:干淨的單人房間,配有簡單實用的電器;各種娛樂設施齊全;飯菜還算可口;服務也很周到;環境也很優美。

就是價格不菲。我的退休金肯定無以支撐。

但是我有自己的住房,將它賣掉,有了幾百萬,錢就不是問題了。

我養老花不了,不久的將來剩下的就作為遺產,留給兒子。

兒子很理解:你的財產應該您享用,不要考慮我們。剩下的就是我要考慮做去養老院的准備了。

俗話說:破家值萬貫,指的是東西多。

過日子針頭線腦什麼也少不了。箱子、櫃子、抽屜都裝滿了各種日常用品。四季的衣服,四季的床上用品,堆積如山;

我曾對紅木感興趣,桌子、椅子、櫃子,全套的紅木家具;我喜歡收藏,郵票集了一大堆;紫砂壺也集了百十來把;

還有許多珍藏的小件物品,什麼翠、和田玉、核桃,黃金、白銀等小把件、掛件,還有二條小黃魚;特別是書,整個一面牆的書櫃,裝的滿滿的;好酒什麼茅台、五糧液,洋酒,也存了幾十瓶;

還有全套的家用電器;作飯的各種器具,鍋碗瓢盆,柴米油鹽、各種調料,再把個廚房也塞的滿滿的;

還有積攢的幾十本象冊,看著滿滿的一屋子東西,我發愁了!

養老院只有一間屋子,一個櫃子,一張桌子,一張床,一個沙發,一個冰箱、一個洗衣機,一台電視機,一個電磁爐,一個微波爐。

根本沒有存放我這些平生積攢的財富的地方。

在這一舜間,我忽然覺得,我的這些所謂財富都是多餘的,它們並不屬於我!

我只不過是看一看、玩一玩,用一用,它們實際上只屬於這個世界,輪番降臨的生命,都只是看客。

故宮是誰的,皇帝認為是朕的,但是今天,它是人民的,是社會的。

我忽然明白了:為什麼比爾·蓋茨要把自己身後的財產全部捐獻;為什麼馬未都宣布要把他博物館的全部藏品全部捐獻......

那是因為他們明白:這一切原本就不是他們的,他們不過是看一看,玩一玩,用一用,生帶不來,死帶不去,倒不如沽名釣譽,落得個積善行德。多麼明智!

我的這一屋子東西,真想捐獻,但是拿不出手。

要處理現在成了個難題。子孫能接受的寥寥無幾。

我能想像:

當兒孫面對我的這些苦心積壘的寶貝時會是怎樣的情景;

衣服被褥全部扔掉;

幾十本我覺的珍貴的照片會全部毀;

書被當廢品賣掉;

收集的藏品不感興趣會處理掉;

紅木家具不實用,會濺價賣掉......。

正如紅樓的結尾: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,真干淨!

我面對著如山的服裝只揀了幾件受穿的;廚房用品只留了一套鍋碗瓢盆;書挑了幾本還值得看的;紫砂壺挑了一把喝茶的;再帶上身份證、老年證、醫療卡、戶口本,當然還有銀行卡,足夠了!

這就是我的全部家當!我走了,把這個家還給這個世界。

是啊!人生只能睡一張床,住一間房,再多的都是看著玩的!

-------------------

來源:紫金山人

top